乐淘信息网

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露易丝·格丽克:生活之诗朴素之美

时间:10-18/2020 05:26 | 点击次数:

原标题:露易丝·格丽克:生活之诗 朴素之美

当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国诗人露易丝·格丽克时,很多中国读者都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,她自己也感到很突然,在其获奖后接受的首个电话采访中,格丽克说:“太早了,我还没有喝第一杯咖啡呢。这太突然了,你知道的。我真的不知道获奖意味着什么。”

瑞典文学院的颁奖词中指出“朴素的美”是她诗歌创作的一大特点,也与她的经历密切相关。

人生感悟融入诗歌创作

格丽克1943年出生在美国纽约一个匈牙利裔犹太人家庭,从小受家庭环境影响深爱文学。格丽克在四五岁时便开始大量阅读诗歌,10岁时立志成为诗人。

格丽克的成长经历有些坎坷,她出生前7天,亲姐姐便不幸去世,这让格丽克有时会有“幸存者”的愧疚感。处在青春期阶段的格丽克患上了厌食症,体重一度只剩30多公斤。此后,格丽克还接受过长达7年的心理治疗。格丽克曾说:“心理分析教会我把自己的想法清晰表达出来,教会我将自我怀疑转化为洞察力,这对诗歌创作是有用的。”

格丽克经历过两次婚姻,居住的小屋遭遇大火,经历了父亲的离世……这些生活中的印记都影响着她的创作。格丽克说:“那段时间我很不开心。我筋疲力尽,我以为我的生活毁了。在我痛苦的尽头,有一扇门。头顶上有嘈杂声,松树的树枝在动,然后什么都没有。”

经历的痛苦让格丽克的诗歌以敏锐的洞察力以及对失望、低落和孤独的描写而闻名,她的很多诗句中都充满了这些情绪:“我是多么的孤单,但在音乐里,我的忧伤就是我的喜悦。”“不要忘了我,我哭了,在跑。经过许多墓碑,许多父母。不要忘了我,当我终于赶上他时,我哭了。夫人,他说,指着轨道,你知道这里是终点,轨道到此为止。”

继承并超越自白派诗歌传统

在诗歌的形式上,格丽克继承了美国自白派诗歌的传统,自白派诗人的最大特点就是坦然暴露内心深处隐藏的一切,对他们来说,诗歌创作就是对自我生命的发现,率直地描写个人经历和瞬间感觉。格丽克便将自己经历的这些点滴都直白地描述出来,后来,她又超越了自白派,开始更多地描述从日常场景里抽离得出的感受,充分糅合神话和现实。

美国诗人学会主席迈克尔·雅各布在一份声明中说:“作为最著名的美国诗人之一,我们为露易丝·格丽克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感到激动。她的诗歌用令人难忘的、令人惊叹的语言来表现人类的处境。”

许多人对格丽克的获奖很激动,但她本人相对比较平静。格丽克目前在耶鲁大学教授诗歌课,诺贝尔文学奖的奖金将使她能够在佛蒙特州购买一座新房子。她最关心的是与其所爱的人保持日常的关系,可是获奖在格丽克看来对保持日常关系具有破坏性,“电话一直在响,你听,它现在又响了”。

作品将神话与现实对照

格丽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当我很小的时候,我父亲常常在睡前给我和妹妹讲圣女贞德的故事。”后来在她的创作中,很多古典神话故事构成了她诗歌创作的一个基本面。格丽克会将西方文学中的经典神话、寓言和《圣经》融入诗作之中,并与历史和现实进行对照。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安德斯·奥尔森说:“格丽克寻求普遍性,在这方面,她从神话和古典主题中汲取灵感,然后将这些呈现在她大部分的作品中。”

1968年,格丽克25岁,这时她出版了诗集《头生子》,开启她的诗歌之路。在《头生子》里,格丽克使用了第一人称表达不满或愤怒。比如,“总是在夜里,我感觉到大海,刺痛我的生命。”“出生,而非死亡,才是难以承受的损失。我知道。我也曾在那儿留下一层皮。”这本书的表现手法让许多评论家感到不安,但格丽克精妙的语言和富有想象力的对于韵律的运用,让许多读者推崇备至。

1975年,格丽克在《沼泽上的房屋》这部作品中表现出对于表达的更强的控制力。该书以及她后来的几部作品,诸多历史和神话人物出现在其中,格丽克也越来越富有想象力,开始采用不同的视角。在1980年出版的《下降的形象》一书中的《生病的孩子》中,她的视角变成了博物馆一幅画作中一位母亲看着明亮画廊。1985年出版的《阿基利斯的胜利》获得全国书评界奖,该诗集中对古典神话、童话和《圣经》的主题进行了分析讨论。1990年出版的诗集《阿勒山》审视了家庭和自我,因赤诚而备受赞誉。

1993年,格丽克因《野鸢尾》获得普利策奖。她后来的作品有《最早的四本诗集》《草场》《新生》等。2014年出版的《忠诚的和贞洁的夜晚》,获得了美国国家图书奖。77岁的她如今已获得过各种诗歌奖项。

虽然格丽克的创作生涯已有50多年,但在中国,她的作品在2016年才出版,分别是《月光的合金》和《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》。

当记者询问她“对于那些不熟悉你的作品的人,该先看你的哪一本书?”格丽克回答,确实不知道该从哪本书开始,每一本书都是不同的,但建议不要读《头生子》,因为读者会感到不屑。

    热门排行